第2822章 输不起

ag平台总代|官方: 步步为赢(一路向西) 作者: 一路向西 更新时间:2019-09-26 04:11:36 字数:3236 阅读进度:2822/2822

“没错!”乔炎彬点点头。

“其实一直以来,你都比我敏锐,从正制上来说,我把所有人都看成是朋友或者是敌人,我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针对某一个人,只是为了工作,为了自己的未来……”张清扬无奈地笑,“可有些事却被误以为是针对谁和谁……”

乔炎彬愣了一下,表情有些扭曲,漠然地点点头。

“炎彬,”张清扬长叹一声,“这辈子或许我们不能成为朋友了,但我也不想像别人说的那样,你我之间……只能是对立的关系吗?有时候存在竞争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你做你的工作,我做我的工作,我们为了各自的目标而奋斗,没必要一定你死我活吧?”

乔炎彬还是没有说话,等着张清扬说下去。

“我觉得你和张泉不是同一种人,”张清扬轻声说道:“他们父子都有一个很大的缺点,妒忌心太强,心眼小,太把自己当回事。越是这种人,越是输不起……”

乔炎彬仍然点头,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似乎在听张清扬讲课。原本他是这次谈话的发起者,可是现在却变成了倾听者。这种转变很怪异,他亲身见识到了张清扬气场的强大,似乎他在任何场合下都会不知不觉的变成主角,而其它人也会顺其自然地成为聆听者。乔炎彬发觉到这种变化时,他已经无法改变现状。从主动变为被动,这一切是那么的自然,乔炎彬明白,这便是张清扬比他优秀的地方。

“张书记,我不太明白你这话的意思。”乔炎彬打断了张清扬的话。

“我只是在说个人的想法,没有任何意思。”张清扬微笑道。

“那……问句不该问的话,此事你想如何解决?”

“一切都听高层的,我早就对金主任说过了。”张清扬无所谓地摊开双手,“虽然我是受害者,但我也是国家的干部,我要服从上级的安排。”

“这不是一个老实的回答……”乔炎彬笑了笑,“就这么算了吗?”

“不算又能如何?我们都还年轻,要为将来着想,关键是……我不是还没死吗?”

“没错,你还活着,这就是最伟大的收获!”乔炎彬对这句话比较认可。

张清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说道:“炎彬,今天是很难得的一次机会,我们不如把话说开了。了解我的人都明白,我和其它的领导干部不太一样,或者说我不像一位干部,我喜欢当面说真话。”

乔炎彬的表情有些尴尬,虽然张清扬没有点他的名,他是他心里明白,自己身上还拥有一些老派干部的恶习。

“炎彬啊,你比我年长,也比我先进到政坛,在我步入政坛很久之后……我才知道你,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,很多人都开始讨厌我。我从来没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,就是在争论声中走到现在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乔炎彬也很好奇。

“还是那句话,我从来没有针对某个人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认为该做的,只要我认为这件事是对的,我就要做,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想。这种性格有好的一面,也有不好的一面,也因为这种性格,让我和不少人都产生了误会,而我自己……真的没把这些人放在心上,我……我只做自己的事!”

乔炎彬点点头,说:“张书记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你是说我们之间不应该存在任何的误会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别人的失误或者说失败,其实只能怪他们自身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乔炎彬的笑容有些苦涩,他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,可惜已经晚了。

“就拿这次的事来说吧,”张清扬一脸无奈:“你说张泉父子……这能怪我吗?”

乔炎彬低头喝茶,并没有说话。

“我只希望别人不要太在乎我的存在,像我一样做好自己的事。因为……太把我当回事,事后证明往往会毁了他们自己……”张清扬很认真地说道。

张清扬说的是实话,可在乔炎彬听起来却有些嚣张,但他有嚣张的资本!乔炎彬明白他的暗示,他这是在说你们不要老是针对我,其实我一直都没把你们放在心上,这样做的后果只能导致你们输得很惨!

“张书记,”乔炎彬抬起头来,“话题扯得有点远了,呵呵,但不管怎么说,我懂你的意思。”

“别的我也没什么要说的了,”张清扬伸了个懒腰,“这件事你放心吧,和你没有关系,我会和一号表明的。”

“谢谢!”乔炎彬心想虽然自己放低了姿态,但总算取得了想要的结果。

“我家涵涵和你的女儿关系不错,我很希望他们能成为永远的朋友,”张清扬笑了笑,“父辈们没有办成的事就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吧!”

“呵呵,那赶情好……”乔炎彬的表情有些僵,心里有一种失败者的滋味。

“最后,感谢贵西这次的安排,西北的干部学会了不少东西!”张清扬站了起来,“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,明天还要赶飞机,这几天我有点累了。”

“慢走。”乔炎彬没有动地方,看着他高大的身影从面前离开,他感觉自己老了。

“张书记!”就在张清扬刚要拉开门的时候,乔炎彬突然在身后叫住他,然后起身追过来,并且伸出了手掌。

张清扬抓住他的手,看着他的眼睛。

“谢谢你的忠告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张清扬微微一笑,临转身时又补上一句:“贵西现在发展得很好,西北也在逐步上升期,我希望西北能够平稳的发展。”

乔炎彬愣了一下,张清扬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?

江小米还是乖巧地等在房间门口,张清扬一点也不意外,反而有一种特别温暖的感觉。这几天晚上,结束考察后,江小米都会来到张清扬的房里接受指示。

“张书记,您和乔书记谈完了?”江小米柔柔地叫了一声,虽然只是谈工作,可是对她而言,每次私下里接触,都会有一种恋人约会的感觉。

“谈完了,下面接受江主任的指示。”张清扬开起了玩笑。

“我可不敢……”江小米嘿嘿一笑,白白的小脸很迷人。

张清扬把她让进屋里,江小米直接给两人倒了水,然后坐在张清扬对面。

“张书记,刚才我和他们开了个短会,把您的意思转达了。您放心,他们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很清楚。”

“在这边学习了几天,有什么感受没有?”

“大家触动都挺大的,”江小米说,“贵西在白酒行业的发展确实不简单,相比之下,西北就差了好几个档次!他们都说回去后一定按照您的指使把温特酒搞起来,争取让温特酒早日普及到内陆地区!”

“嗯,有信心是好事!其实我这次带队到贵西,真正用意到不是学习,而是要激他们,让他们明白自己到底有多么差!”

“您的目的达到了,大家都……很羡慕贵西酒厂的发展形势。”

“是啊,多走走多看看就是有好处!你和其它考察团联系没有?”

“联系了,他们的情况和这里差不多,大家都感受到了现代化的企业思想和发展模式,对未来更有信心了。特别温纯乳业,他们在新西兰走访了很多家乳业集团的牧场,还准备引进一些新技术,用以补充温纯乳业品种不全的问题。我相信等这轮考察结束后,大家对省玮支持本土企业发展的思路有了更深的认识,只要省玮确定政策之后,大家一定会支持的!”

“你回去后也别闲着,该准备什么就不用我说了,等我回去后就把政策宣传一下。文件我已经交给白秘书长了,他这几天正在修改定稿!”

“那可太好了!”江小米难掩兴奋之情,“张书记,只要省玮政策一出台,那么大家就有方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“你的任务很重啊!”张清扬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小米,未来的形势更加严峻,虽说确定了政策之后一切会容易许多,但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困难浮现!”

“我明白,”江小米微笑道:“再困难有当初农业改革时困难吗?”

“哟,还挺有信心的!”张清扬满意地点点头:“说实话,农业改革的困难更大一些,但是西北环境不同,这里的干部、企业能力低下,所以我们不能大意。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江小米吐了吐舌,模样十分迷人。

张清扬看得一阵心热,笑道:“我在京城不会停留太久,处理好就回西北。”

“刚才乔书记找您……”话一出口,江小米又想到这话不该自己问,连忙住口,不好意思地脸红了,说:“我不该问的。”

“没什么,你和其它人不同,你是自己人。乔书记找我就是想表明态度,我也谈了谈个人想法,看样子效果还不错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江小米点点头,“您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“别的嘛……”张清扬想了想,“别的好像没什么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