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3章 喜欢可以随意收回吗?

ag平台总代|官方: 买一送一:总裁爹地,请签收 作者: 溪落雨 更新时间:2019-09-26 04:48:36 字数:2780 阅读进度:663/663

次日清晨,叶斓珊和瑞奇在一起吃早餐。

她看着对方从一大早就欲言又止的模样,放下了手中的刀叉,托腮,“小瑞奇,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,憋着多难受啊。”

对面的瑞奇听了,喝了口果汁,“小嫂子,昨天顾大哥应该和你打过招呼了吧?”

叶斓珊颔首,“所以呢,你们有什么计划?”看到叶斓珊面色轻松,瑞奇也轻舒了一口气,从包里拿出了一张请柬,递给了她,“今晚,黎巴嫩的中心大楼会举办一场舞会。虽然这地方办这事儿挺罕见的,但都是如法

炮制欧洲的歌舞晚会。小嫂子肯定驾轻就熟啊。”

叶斓珊看了两眼这请柬,“都有谁去?”

“但凡是现在聚集在中东的顶级商人都会去。我哥肯定也会去,这是一次好机会。”瑞奇信誓旦旦道。

叶斓珊嗯了一声。瑞奇见她蹙眉,也明白她心中的担忧,“虽然我哥的确挺难追的,但我相信小嫂子你的实力!”说着,便目光灼灼的看着叶斓珊。

她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一股迷之信任,觉得有些玄幻,“你们对我这么有信心吗?”

“那当然!实在不行我直接找个兄弟来假扮情侣好了,肯定能刺激到我哥~”瑞奇侃侃而谈他的馊主意。

叶斓珊摆了摆手,“别,我怕。”

“怕啥?”

“这主意不行,顾尚衡这个人超级冷艳的,要是他知道我故意刺激他用这种手段,肯定气的再也不理我。小瑞奇,对所有男人用这招都可,他不行。”叶斓珊意味深长。

瑞奇挠头,“这么麻烦?那怎么整啊?”

叶斓珊深吸了一口气,“到时候给我去买束花。”

“买花?送谁啊?”

叶斓珊瞥了他一眼,眼神暗示的不能再明显。瑞奇瞬间秒懂,然后又憋不出笑,“可是我哥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喜欢花啊,小嫂子你…”

叶斓珊瞪了他一眼,“还不快去!”

“好的呢,包在我身上!”瑞奇得瑟。

傍晚,黎巴嫩中心大楼简漠凝视玻璃窗外一处霓虹喷泉,白落歌正站在那里,风姿绰约。他看着她,原本平静无波的眉心起了一丝涟漪。黑与白,是与非,真与假他比任何人都分的清。他自以

为不会动情,收放自如。却是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的不在意而感到诧异。

这份诧异底下,包含的就是不为人查的愠怒。他一路走来,垫脚的女人很多,从来没翻过车,从一开始,掌握全局的人明明是他,直到现在他都不允许改变。

也根本不信,自己会栽在她手上。

他推门下车,白落歌见状,也加快脚步迎了上去,伴随在了他的身边。

“简先生,得到消息,今天阿迈西会过来。”听着她的汇报,简漠轻笑出声,“你说的,我早已清楚。”白落歌闻言,神色有些不自然,“抱歉,我让您失望了。”

他不喜欢她对他毕恭毕敬,充满疏离的样子。

简漠评价,“你的胆子变小了。”

白落歌摇头,“我懂事了。”

此话一出,简漠感到好笑,“懂事?你指什么?”见他这么问,白落歌索性也不再隐瞒,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郁结于心已久的想法和盘托出,“之前我下过决心,只要能对您产生利用价值就好。别的不会多想。但是您可能

不知道,在您身边待久了,见到一些风光后,很少有女人能保持原来的想法。”她说着,语气微顿,似乎在酝酿着措辞,“一般的风光与荣耀或许并不能打动人,可若是加上您的名字这个前缀,那么对很多女人来说确实是件无法拒绝的事,她们无可避

免的会变得贪婪,想方设法的想要得到您和这份荣耀。”

“可简先生您很厌恶这样的女人,您想要的是一个过度理想化的,不食人间烟火的手下。”

听她说了这么多,简漠轻笑的反问,“你不是吗?”

白落歌闻言,一怔,随后艰涩的摇了摇头,“我不是。”

她并不是简漠内心期待的那种样子,

有的男人喜欢女人的鲜活明媚,而有的男人却喜欢精致如雕塑的女人,就像永生玫瑰一样适合被装点,被欣赏,被珍藏。

艺术品,收藏品,这才是简漠喜欢的。

她不是,也不想成为那种样子。简漠对于她的洞察能力表示认可,“你说的很对,我很不喜欢那样的女人。所以无论以前我有过多少个,只要对方动了真感情,我就会将她们送走。因为乏味。”他冰冷的

评论听在白落歌心里宛如刀剜般疼。

白落歌勉强一笑,“先生,很抱歉,我和那些女人也没什么区别。所以请您原谅我的失误,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…”

她想离开。

用不着他将她送走,她只想离开。

简漠深深着她,“你之前对我态度的转变是因为你已经洞穿,所以迷途知返了?”

迷途知返,这四个字用的真好,白落歌想。

她颔首,鼓起勇气,“我知道先生无心于情爱,不想自讨没趣。”

“你喜欢我?”他微微挑眉,虽是疑问,但是语气却带着几分笃定。

白落歌有些慌神,她迟疑着说,“以前,那都是以前!”

“现在我是尊敬先生。”

他不语,眸中冷光四溢,煞气逼人,周身犹如寒潭,触一下便冻上。白落歌见状心中打鼓,反思着自己刚才说的话,却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简漠笑容有些冷,“原来一个人的喜欢也可以随意收回。”

“看来,我是该祝贺你用情不深了。”他这么说着,白落歌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,像是被羞辱了一般。她不理解简漠为什么说话这么伤人,咬了咬唇,心死如灰,“简先生,你没喜欢过谁,感情对你来说不过

儿戏。但是我不敢赌,也赌不起。”

白落歌觉得,自己对他曾经真的是很喜欢很喜欢,可现在也确实开始慢慢放下了。简漠的感情世界就像是一座迷宫,走了太久都找不到出路,就只能累的原路返回。

可原本就是她贪心,她也怪不了谁。默默的喜欢,默默的死心,难道也要引来嘲笑吗?这番话不知拨动到了他心底哪根弦,他微微扬眉,“既然如此,那么你更不应该妄图借徐清颜逃离我。”他说着,理了理自己的袖口,“你能迷途知返,这很好。我也不可能

赶你。更何况,你是第一个对我来说…”

他说到这里,一时竟也找不到什么准确的用词。

“为什么不愿意待在我身边?”他迂回的换了个话题。

白落歌,“…现在不喜欢了,为什么要留?”

此话一出,简漠唇边笑意敛去,他没想到,这样看似简单直白的话竟是如此的刀枪直入。他竟然为此感受到了一丝不悦,或许还有更多。

他面无表情,淡淡道,“去与留,不是你能决定的。”

白落歌看了他一眼,眼底隐隐跳动着期盼之色,“我知道,可先生,会有人比我更适合。我相信总有一天您会明白的。”

“总有一天?总有一天是哪天?”他轻声嗤笑,“至少从当下看来,落歌,你想走…”

“我不准。”

白落歌一怔,还想说什么。但简漠没再看她,大步离去。

她心有不甘,一时却也没办法,只得跟上。

宴会场上,叶斓珊姗姗来迟,当简漠瞥及到她的身影时,目光中掠过一丝诧异与深沉,白落歌与其他众人则是惊艳。这样的宴会,从来不缺美艳浓烈的女人,但是叶斓珊的美,却是在骨。骨骼极美的花朵,皮囊又出奇的清丽无暇,嫣然一笑,周围的一切也跟着失了颜色。